• 1
  • 2

  中国昆山   

 昆山市图书馆  

  昆山保安公司    

  昆山市民卡    


新闻内容
数字时代群众文化活动的新特点新趋势及应对

   数字时代群众文化活动的新特点新趋势及应对

                      王晓阳

   摘要:

   本文通过分析数字化时代产生的群众文化活动的新特点新趋势,对比过去文化活动的不同问题,试探性构建了数字时代群众文化的新模式,提出了群文工作者和文化馆适应时代创新工作方式的必然之路。

   关键词:

数字时代  群众文化  开放性 融合性  共享性

 

我们正处在高速发展的数字时代。数字技术不但创造着新的文化业态和产业奇迹,也广泛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认识数字化时代群众文化活动的新特点新趋势并积极调整我们的群文工作,构建数字时代的群众文化新模式,是群文工作者适应时代需求、改进工作方式的必然之路。

     一、数字时代群众文化活动出现的新特点新趋势

   数字时代最本质的特征是:整个社会的信息存储和服务方式具备了三个特征:开放性、融合性、共享性。数字化不仅沟通了以往泾渭分明的信息(计算机)业、电信业、大众传媒业三大领域,也极大改变着人民群众获取信息的途径和开展文化娱乐活动的方式。对于群众文化来说,数字时代的群众文化出现了几个新特点:

   首先,数字时代的开放性,使不同年龄层次、不同文化层次的全民都成为群众文化的积极组织者和参与者。中老年朋友可以打开电脑下载一段音频舞蹈或者剑术,然后传授给有共同爱好的朋友;孩子们可以参与网络游戏和网络竞技节目,了解国内甚至国外的孩子们的世界;知识分子可以通过网络聊天群或者文艺沙龙、诗歌沙龙等形式,提升自己的写作能力,交往更多的同道知己。过去由文艺爱好者充当“领头雁”带动群众文化的时代,一下子变成了数字时代的“全民自觉”,群众文化的天地一下子敞亮开来。

   其次,数字时代的融合性,使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文化得以空前交流交融,使群众文化的内容和形式不受局限变得海阔天空。过去群众文化的形式就是腰鼓队、扇子队、舞蹈队,文化馆站“送戏下乡”送来的地方小戏,社区组织的文艺表演等,形式显得简单化。数字时代群众可以通过电脑网络观看一流评弹艺术家的评弹,听国家级艺术家教唱戏曲,看全国各地的文艺展播,学习最时尚流行的舞蹈。通过鼠标一点、百度一搜这些简单手段,就可以随心所愿学到想要的东西。过去是一个文体老师教一两种舞蹈,现在是群众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往往一个广场上出现四五个不同风格的舞蹈团队。太极拳、空竹、健身操、新疆舞,不拘一格各种各样。最时兴的音乐和最时兴的舞蹈,都能在第一时间出现在文化广场。群众文化的内容和形式变得空前丰富,跟过去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再次,数字时代的共享性,使群众可以迅速便捷得到各地文化资源,也可以自由奉献个人资源。群众文化由过去的被动跟风参与变成了自觉互动参与。过去群众参与群众文化,顶多到文化场所跟着别人学习参与一下,数字时代,爱好舞蹈的人不仅从网络上学习舞蹈,而且把自己编舞跳舞的音频视频资料上传,给更多的人分享。苏州一些昆曲曲友在网上成立昆曲传习所,共同参与昆曲教习活动,发布昆曲演出消息,开展昆曲剧目和表演方面的讨论,还将各自收藏的视频上传共享。这样,数字时代群众文化的受益者也变成了群众文化的奉献者。他们享受数字带来的便捷,同时也为其他同道者提供便捷和资源。每一个群众都会成为群众文化的自觉参与者。

   所以,数字时代对群众文化的影响,就是把过去主要由中老年群体参与的群众文化活动,变成了一个全民参与奉献的“全民狂欢”活动。于此相适应,数字时代的群众文化工作也出现了具有时代特色的新趋势。主要有三个方面:

   首先,数字时代群文的组织体系:由单向管理向双向互动转变。在传统的群众文化服务体系里,组织体系由政府文化部门、群众文化机构(文化馆、站)等专职人员来组成,文化传送方式是“上传下”,组织体系比较封闭,呈现“单向性”特征。随着数字化的实现,群众的主观能动性被大大激发出来。群众能够接触到的外部世界豁然开朗,眼界变得很宽,网络上新颖炫酷的文化活动,很容易激发群众主动学习并组织本社区群众参与。这样,文化活动的组织体系就变得“开放”,对于政府文化部门的依赖性大大减弱。不同年龄层次和不同文化层次的群众都可以自发组织起来,成为社区或居住地群众文化自觉的组织者。这样形式下群众和政府文化部门的关系就从原来的“单向性”组织管理模式转向“双向互动”的组织管理模式。在这种模式下,群众的主观能动性得到更好发挥,组织体系也变得多元化,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热情和参与度也会大幅度提升。

   其次,数字时代群文的产品供给体系:由单一化向多元化转变。   传统体制下群众文化产品的供给方是政府文化部门。随着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提高,对群众文化产品的需求急剧增长,政府公共服务供应能力就显得捉襟见肘,导致群众文化消费领域十分“拥挤”。在对上海社区居民的一次民意调查中,对群众文化服务质量的满意率只有83.7%。

   数字时代的来临,将群众文化的产品供给方式一下子从“单一化”向“多元化”转变。数字化的普及,使文化产品传送的方式大为“开放”,群众可以通过网络、电视、光碟等各种形式获得各种各样自己需要的“文化”。在昆山野马渡文体中心,群众自发从网络上获取的舞蹈形式、健身形式大行其道,每天吸引几千人参与活动,场面蔚为大观,反而使地方文化馆站开展的“文艺周周演”活动黯然失色。虽然文化部门也用购买产品等形式增加文化产品的多样性,但是其丰富程度和民众从各种途径获得的文化产品相比,还是远远不足。

   再次,数字时代群文的服务职能:由主管型向指导型转化。传统体制下政府文化部门和群众之间形成的是上下级关系。政府组织文化活动,提供文化产品,实际上成为群众文化的“主管”。在数字时代,这种“主管型”的身份面临空前的挑战。

   这是因为:数字化服务是一种专业性比较强的服务,政府要完成这个任务,必须从网络管理、软件管理、电脑维修、现场操作培训、多媒体播放等各个层面配备专业人员,使政府的开支空前扩大,远远超出政府的管理能力。政府再继续“主管”已经力不从心,必须将群众文化的任务分解给专业管理部门,从而使自己的身份从“主管型”向“指导型”转化。

   上海社区“信息苑”工程是上海市政府实施的信息化工程。目前上海市已建成300家信息苑,农村信息点1200家,覆盖全市19个区(县)所属街(镇)及行政村。每个苑点覆盖2到3万居民、5000个家庭,单点区域有效覆盖率达40%左右,极大地方便了广大居民。这么庞大的工程政府无力管理,上海政府的做法是将工程委托给第三方公司——东方数字社区发展有限公司。“信息苑工程”管理权交给企业,产权还在地方文化部门。这就相当于把文化设施的“所有权”和“运行权”进行了分离。东方公司采用统一的功能指标、技术规范和标识系统,对社区“信息苑”实行连锁管理,既降低了运行成本,也保证了服务质量标准的统一。通过“信息苑工程”,使上海社区群众文化的参与度提高到总数的79%,真正体现了社区公益性阵地的服务特征。

          二、数字时代群众文化活动的应对方式

   澳大利亚学者约翰·哈特利在《数字时代的文化》一书中说道:“数字时代是从娱乐中获得教育,从流行文化中学习知识的时代。数字文化具有潜在的流行生产力。”群文工作者必须具有时代眼光和全局视野,充分认识数字时代给群众文化活动带来的各种机遇,并做好应对新问题新挑战的准备。

   首先要建设“针对性”的数字服务体系。参与群众文化的人有比较高的文化阶层,但是大多数是文化素质较低的人,特别是中老年群体。不能让这些人在这种时代文化里掉队,享受不到数字时代给人类精神带来的震撼和愉悦。作为地方群文建设者,在数字化建设中不能仅仅满足于网络建设,要有针对性地建立适合中老年不同群体的网络文化服务体系,满足中老年群体的需求。比如一些老人喜欢下棋,但是对于网络上面的注册、验证码等东西不熟悉,视力也不好。文化服务部门应根据群众特点建设专门的网站和开发简易便行的软件,让这些老人无须任何程序直接就可以参与。对于网络艺术培训,也可以搜集画画、音乐演奏、名人讲座方面的资料集中整理并提供,解决群众个体不具备搜索完备资料的困难和问题。群文工作部门应该有系统规划把这些基础性的服务体系建设好,不仅能够方便群众参与,也能够提供最优质的服务。

   其次要学会利用数字信息,拓展群文服务的内容。数字时代是从娱乐中获得教育,从流行文化中学习知识的时代。群文工作者要认识到数字时代的特点,最大限度利用数字信息,拓展群文服务的内容。

   群众能够自发利用网络得到自己的需求信息,但是个体获取信息的能力有限,还有一些收费资源会感觉吃力。群文工作部门应该把握住群众需求,通过专业人员建立数字信息库并免费提供给群众。比如群众演出需要音碟伴奏,网络也没有资源下载方法,群文部门可以利用专业优势统一采购并供应。数字时代的信息是海量的,但是获取信息的方式手段却有一定的技术含量。群文部门应该学会利用信息、获取信息并建立各种各样适合群众文化的信息库、资料库、音频库等数字资源库,为群众提供各种各样的信息,从而拓展服务内容,满足群众需求。群众自己找不到的资料下不到的音频,从政府的资料库里可以获取,对政府服务的满意度必然大大增加。

   再次要转变政府的服务方式,扶持培育专业化的网络公司,用专业化的运营服务替代政府管理。数字时代也会给群众带来困难。比如上网对于未成年人和老年人都是难题。未成年人不许进网吧,老年人大多是电脑盲,这些人上网既要培训又要严格管理。上海信息苑的做法就是委托公司专业人员开展公益服务。利用专业公司委托管理,政府的精力不会被分散,服务的档次和内容却能够得到提升。数字时代就是一个专业技术的时代,对于专业性的技术要求和管理能力要求越来越高。政府的职能如果不转化,就无法适应数字时代的需求。所以文化部门在着重建造“数字城市”、“数码港”等硬件设施时,应该适当扶持培育专业化的数字公司,针对群文建设进行专业管理和培训服务。政府通过“委托代理”等方式,让专业化的网络公司代替行使政府的部分职能,以适应数字时代的社会需求。

 

  

发布者:昆山市文化馆 日期:2015-10-18  打印  关闭窗口